2022年11月30日18℃北风  搜 索
首页>>未成年人教育>>思想道德教育>>正文
学生自我伤害事件时有发生,现在的孩子太脆弱了吗?业内人士——

关注心理健康不可少陪伴心灵成长更重要

    近日,一名中学生在中山某医院就诊心理科的过程中坠楼身亡的事件,在本地网友中引发热议。不少网友转发评论:“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了?”“现在的孩子怎么这般脆弱”。然而,长期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的社工以及心理咨询师对此类言论表示不认同:发生学生自杀事件不能全归咎于现在孩子太脆弱,因为目前关注学生心理健康的社会力量不少,然而真正陪伴孩子心灵成长的身边人却不多;用自己的价值观和曾经的经历评论现在的孩子,只会让孩子与成人的关系越走越远。


【现状】
■不少学校配有心理老师
  据调查,在中山,不少高校和中学中已配有心理老师定期开展心理课程和活动,帮助学生放松心情,对特殊个案特别关注。
  市侨中高中部心理教师张环介绍,目前市侨中共有6位心理老师,高中配备4位,初中2位。平日里,这些心理老师在初一、初二、高一三个年级按课表开课,每个班级每两周一节课。这类常规心理课的主题包括环境适应、人际关系、学习指导、生涯规划等,为学生往后的学习、升学做好准备。而对于高二、高三、初三等升学年级,该校则以班主任按需约课为主。此外,他们也常常开展大型的心理教育活动,如不抱怨手环、手工涂鸦、团体游戏、心理电影等。
  而应对个别求助案例,侨中心理老师会展开充分、谨慎评估。“心理咨询的过程,一般是来访者自述、心理老师分析、诊断进行处理的过程。老师会尽量在学生身上找到其纯粹、阳光的一面,协助其回到正轨。当然,有些严重的案例超出处理范围,心理科老师则会及时转介,以便来访者能够获得及时、有效的深度治疗。”张环表示。


■公益力量进驻校园
  除了学校配备专业的心理老师,不少社会力量也开始关注青少年心灵成长,如社工机构进驻各中小学,用第三方的角度帮助问题学生找到支持网络,不少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也开始到学校开展公益活动等。
  据悉,慧心社工虹廷自2014年5月先后在石岐区太平小学、古镇古一学校,以及西区11所中小学开展了“生命教育”,近期她又把相关的课程带到石岐区,反响不俗。“不论是天才、全才,还是人才,我们的孩子都是世界的未来!”“所有的生命都是一颗种子,总要长出自己最好的模样!”这是开展“生命教育”课时,虹廷常常使用的两句话。“生命教育以心理健康、青春期教育、性教育、生命救护、死亡教育为核心,以灵活的课堂和体验活动为载体,为孩子构筑心理健康大厦‘打桩’。”虹廷这样比喻。
  而在高校大学生方面,去年6月,“风聆”大学生心理关爱平台在中山成立。当天,甘露春天心理咨询基地与大学生免费心理聆听服务 “风聆”App合作,培训了一批有心理咨询资质的大学生志愿者,让他们帮助同龄人解决心灵问题,聆听同龄人的心声,效果也不俗。


【声音】
不应简单地归咎为孩子太脆弱
  虹廷告诉记者,每当出现学生自杀事故,网络上都会看到不少成人评论,认为现在孩子太脆弱了。事实上是这样吗?
  她曾经接触过一起个案:一个12岁的女孩子阿婷企图自杀,她的成长环境值得大家深思。
  阿婷在五年级时,被六年级学长拖到墙角,强迫其接触该名学长的生殖器。然而,事后却被班主任老师 “一知半解”地认为其早恋,在班会上被批评。她在班级被孤立,在家被家长责骂。因为觉得羞耻,她没有选择对别人倾诉,而是埋头读书,以获得老师和家长的正面评价。而正当她离开了这个噩梦般的环境,到另一所中学后,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没有一个人,包括家长、老师,让她觉得是可信的,这时她选择自杀,大家还会觉得她脆弱吗?”虹廷说,许多家长认为物质生活好了,现在的孩子比以前的自己更幸福,根本没有理由选择轻生。然而事实上,邻里关系改变,作为独生子女的孤独感,这些都常常让孩子们缺失安全感,他们精神世界面临的考验更加复杂。
  以阿婷为例,如果当时被说早恋的时候,阿婷的家长不是100%相信老师,多问一个为什么;当孩子出现手抖、噩梦的时候,多问问孩子是否发生了什么事,也许能将对孩子的伤害减到最少。“关注孩子心灵成长的身边人不多,家长老师都在用老办法对付新问题,这明显是不够的。青少年心理问题不全应交给专业机构做,身边的人应该有这个意识。”虹廷说。
  一名不愿具名的青少年社工王姑娘告诉记者,一些家长“粗线条”行为也是引起这些学生心理问题的原因。比如不少中学生的情绪进入了敏感期,一旦发现自己不被他人理解、关注或者尊重,就会容易出现极端的情绪,甚至伤害到自己。
  虹廷说,我们希望孩子构筑什么样的心灵世界,就应该营造怎样的现实世界,家长要有“平常心”,管理好自己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