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5月28日  搜 索
首页>>未成年人教育>>读书会>>正文

今日是世界读书日,本栏目主持人分享亲子阅读体会

该给孩子喝“洋奶粉”还是喂“母乳”?

    丁丁已经快五岁了。在养育的过程中,我经历过不知所措,经历过迷茫纠结,书成为我寻找解药的一种途径,从西方的育儿经,一直到中国传统蒙学。回望这几年的育儿历程,其实就是我的读书历程。


  ■父母阅读从西方育儿经中读懂儿童心理
  当我成为母亲,面对一个新的生命,一张白纸,我的内心曾一度诚惶诚恐,不知该如何养育和教育他。我饥不择食地阅读各类育儿书籍。但是,最初的阅读更让我感到迷茫,市面上各种育儿理论差异很大,甚至意见相左。于是,我开始转变阅读的方向,直接阅读儿童发展心理学的学术著作。
  卢梭的《爱弥儿》这本经典著作使我认识西方自然主义教育思想的核心。卢梭的育儿观强调孩子的自由,充满了人本主义的关怀,让你对童年这个概念有了哲学上的认识,当然,对于具体的育儿细节可能不会有太多的帮助,但让我对于什么是教育有一个初步的认识。
  我曾经因为丁丁某些能力的超前而暗暗得意,也曾经因为他某些方面的落后而暗自着急,直到我看了卡茜·凯奇博士《孩子不同,智能不同》,我才真正明白孩子的个体差异是如何影响他的成长过程,因为明白了,所以无谓的比较也就减少了。用这本书的宣传口号来说,就是“不要询问‘我的孩子有多聪明’,而要问‘我的孩子有怎样的聪明’”。
  美国著名心理学者丹尼尔·西格尔的《全脑教养法》介绍了大脑不同部位的功能和训练方式,让我对人脑的分工和运转方式有了初步的了解。左脑热爱并且渴望秩序,是逻辑的,求实的,语言的,线性的。右脑是全面的,非语言的,它发送并接收信号,使我们实现沟通。在儿童成长过程中,尤其是3岁前,右脑占主导地位,他们完全活在当下,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会毫无顾忌地蹲在人行道上看小甲虫爬行,逻辑、责任,还有时间观念,对他们是不存在的。当一个孩子开始不停地问“为什么”时,你就知道他的左脑开始起作用,因为左脑想知道世间万物的线性因果关系,并用语言把逻辑表达出来。为了使生活和谐,有意义,左右脑协同运作是至关重要的。


  ■亲子阅读绘本阅读培养亲子感情
  如果说,在这几年的阅读过程中,有什么书让我最沉迷的话,那一定是绘本。
  林真美《绘本之眼》这本书给我打开了一扇窗——绘本的窗。这本书是在2012年中山书展益文书局的外文书中淘得的。这本书的可贵在于帮读者梳理了绘本的百年发展历程,从中也传递西方世界对于儿童观的认识过程。丁丁的很多经典绘本都是照着书中买的。
  丁丁最初的绘本阅读大约是从佐佐木洋子的《小熊宝宝》起步的,这套书都是关于儿童行为教养的。大卫·香农的《大卫,不可以》是丁丁的挚爱,在这个调皮的小男孩身上,丁丁找到了共鸣。此外,还有《好饿好饿的毛毛虫》、《猜猜我有多爱你》、《是谁嗯嗯在我的头上》……
  从丁丁1岁多开始学说话时,我便常常和他一起讲绘本。他坐在怀里,听我一本本地讲故事。有时候,我讲了一个多小时,他还不肯罢休。他一边听着故事,一边看着绘本。
  亲子阅读是一个安静、亲密的亲子时光,还能培养出属于亲子之间的语言。只有和孩子共读一本书,当他们在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时,你才能找到语言的来源和孩子想表达的意思。你也可以随时替换绘本中的角色,让孩子产生“代入感”,进而对他的行为进行引导。亲子阅读是最好的陪伴。如今,只要我大吼一声:“讲故事啦!”丁丁便可以放下别的事情自己选几本书跑来。每天缠着我讲故事那是他的必修课。
  在传统经典中寻找文化之根
  但是,当我给丁丁买了越来越多的绘本时,我的内心不免有些忧虑,我念着绘本中一个个长串的外国人名,就像是丁丁从小喝的都是外国奶粉。我们儿童文学的母乳在哪里?
  有一天上午,有记者来采访亲子阅读,她问丁丁,你最喜欢哪本书。丁丁跑去书柜里,拿出一本画有插图的《山海经》,然后翻到《后羿射日》,指着图中拉满弓箭的后羿说:“我喜欢这个。”他的选择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如果论书本的质量,书架上有一大堆书画得比这本书精美。
  丁丁之所以爱《山海经》,原因之一是这些故事都是我给他讲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些充满想象力的神话故事正是孩子们这个阶段所需要的。百年来中国对于西方文化的追求,造成我们今天忘记了中国传统经典中还有充满想象力、适合孩子们的神话故事。比如,填海的精卫,少昊的百鸟国,追日的夸父,被砍了头、双乳成为眼睛的刑天……千百年来,这些故事口口相传,滋润着一代代中国的孩子,比如鲁迅。
  如果要我表明自己的阅读态度,“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句口号最为适合不过。在孩子阅读内容的选择上,我们固然不能排斥优秀的西方绘本,但是也不能忘了中国的经典故事。毕竟无论走到哪里,丁丁改变不了黄皮肤、黑头发的事实,他需要在阅读中找到文化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