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30日18℃北风  搜 索
首页>>未成年人教育>>因材施教>>正文

让儿童远离性侵犯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中山已有专业社工组织介入学校性教育,并着手编写相关教材

    市第一人民法院梳理我市近三年来发生的猥亵儿童案共计22宗,多发生在熟人之间……5月20日,中山商报A2版刊登《10岁以下女童是主要被性侵对象 “咸猪手”大多为40岁以上怪叔叔》一文。记者整理这些案件时,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儿童知道什么是性侵犯?如何远离性侵犯?被性侵后该怎么办?儿童性侵案的发生,让人不禁认识到性教育的重要性。


  个案 8岁女童被性侵时选择沉默
  资深心理咨询师虹廷向记者讲述了她受理的心理咨询个案。几年前,他接到一名医生打来的电话,说医院住进一个被性侵的8岁女孩,急需心理辅导。
  “医生称,女童的反应强烈,怕见陌生人,甚至连父亲也不愿意接触。”虹廷赶到医院,才发现女童的下体被撕裂,缝合了几针,女童的情绪虽平复一些,但依然很恐惧。
  女童的父母是四川来中山务工的,平日工作忙,女童常在中午去士多店买午饭。事发那日,她走了一条平常很少走的小巷,被一名瘦小男子强行带进路边屋里性侵。
  让虹廷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当时屋外有一对卖菜的老夫妇,女童说认识他们,但在遭受性侵过程中,女孩没有哭喊,没有拒绝,而是选择了沉默。
  经过几次心理疏导,女童开始愿意与人交往,“但这件事对她带来的影响,也许在多年后还会呈现出来。”虹廷说。
  虹廷进而了解女童的家庭,发现她的父母重男轻女,小时候将女儿放在老家与奶奶生活,只带着儿子在中山。接女儿来中山上学后,基本没怎么关注过她,女童懂得无论受了怎样的委屈,回家都不能哭。


  现状 家校性教育仍旧"羞答答"
  虹廷称,从小普及性教育,可以让孩子辨识何为性侵,懂得怎样保护自己,可以减少此类案件的发生。可是反观目前学校和家庭的性教育仍然“羞答答”。
  如,有些学校一个学期只上一节心理卫生课,男女还要分开上,“内容过于严肃和形式化,很多老师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展性教育。”而很多家长,也没有性教育的经历,面对孩子对于性的好奇和问题,往往采取回避、呵斥或搪塞的方式对待,“当孩子通过正常途径得不到答案时,就会通过更隐蔽的方式去寻找。” 

 
  建议 请专业社工进校开展性教育
  性教育是个系统工程,虽然目前中山校园中也有一些性教育课程,“但总体上课程质量不高,次数少,内容很严肃。”虹廷说,对不少老师来说,自身也未接受过性教育,科学性得不到保障,制约了学校性教育工作的开展。
  虹廷建议,学校可请性教育方面的社工进校开展工作;一旦遇到受侵犯的个案,社工可以进行跟踪辅导。
  益群社工中心在东区各学校推广“发现青春,怎样都美”青少年保护项目,防性侵是重要内容之一。项目负责人王晓菲告诉记者,他们正在编写相关教材,该教材适用于校园推广。
  防性侵只是性教育的一个部分,虹廷说,孩子的性意识是自然发展的,性教育必须要从幼儿的时候开始。不太晚进行,也不过早唤起,用孩子熟悉的语言解答孩子有关性的疑问,不回避也不要将性描述为丑陋、不道德的事情。

知识普及
  性侵犯是什么?
  世界卫生组织(WHO)规定,儿童性侵犯是指儿童卷入不能够完全理解的性活动,或因不具备相关知识而同意的性活动,或因发育程度限制而无法知情同意的性活动,或破坏法律或社会禁忌的性活动。包括利用或强迫儿童从事任何性活动,包括嫖妓活动;剥削利用儿童进行色情表演或观看色情材料。
  如何远离性侵犯?
  虹廷说,首先,要让孩子懂得怎样的行为才是性侵犯,这样才有利于作出准确的判断。比如被叫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被摸胸部或生殖器等部位;让孩子摸对方身体的某个部位,或者让孩子看他的隐私部位;带孩子看色情电影或视频;用他身体的某个部位接触孩子的隐私部位等。
  其次,要让孩子学会区别什么是好的接触,什么是坏的接触。
  遇性侵时怎么办?
  虹廷称,如果判断是不好的接触,想办法离开;不要激怒侵犯者,不要给自己带来生命危险;如果被性侵了,要告诉父母或是其他可以信任的人。


他山之石
  ■美国:
  教孩子分辨"亲密行为"和"性侵害行为"
  在美国,2~3岁的小朋友通过粘贴玩具、拼图、人偶和画册,知道哪些是隐私部位,这些部位只有每天照顾他们的人才能接触。到了3~4岁,幼儿园会请来医生用人体模型讲课,让小朋友了解性别的差异和功能。接着,老师会教孩子正确分辨"亲密行为"和"性侵害行为"。孩子从小会被教育,遇到让自己感到不舒服的任何行为,都可以立刻躲开,跑去告诉自己信任的人。
  ■英国:
  5岁起必须接受强制性性教育
  "背心、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许别人摸"是英国的十条小学生守则之一,孩子从小就会接受这方面的教育。英国法律规定,5岁的儿童必须开始接受强制性性教育。所有公立中小学都会根据"国家必修课程"的具体规定来开展性教育。
  ■芬兰:
  幼儿园有正式的性教育图书
  上世纪70年代初,性教育进入了芬兰中小学的教学大纲,连幼儿园也有正式的性教育图书。芬兰有本性教育书《我们的身体》,家长可以像讲《一千零一夜》那样每天讲一节,性教育就自然而然地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