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4日14℃东南风  搜 索
首页>>主题活动>>共和国之恋>>组诗评论>>正文

◆ 叶延滨:潮头高唱大风歌——“丘树宏诗歌现象”小议

                                         潮头高唱大风歌

    ——“丘树宏诗歌现象”小议    

    文/ 叶延滨

    近日,广东传来消息,丘树宏的诗集《以生命的名义》荣获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评奖诗歌奖。这让我感到兴奋。丘树宏近几年的诗歌创作,特别是政治抒情诗的创作处于他自己的巅峰状态,创作激情饱满,创作题材重大,出手快,影响广,成为广东诗歌界以至全国诗坛引人注目的"丘树宏现象"。《诗刊》在改革开放三十年征文中,曾给他的交响诗《珠珠,珠海》评了特别奖,不到一年,他的代表诗集《以生命的名义》又获广东省的大奖,再次证明了近年来出现的"丘树宏诗歌现象"引起了方方面面的高度重视。

    丘树宏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连平人。1981年毕业于广东惠阳师范专科学校中文系,2001年广东省社科院经济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毕业。曾做过农民、民办教师、赤脚医生、公社放映员、中学教师,先后在广东省连平县委办、珠海市委办任职,并先后任珠海市平沙区副区长、珠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香洲区委书记、珠海市委常委兼秘书长,中山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现为中山市委常委,宣传部长。1980年开始在省一级发表作品,著有诗集《隐河》、《选择季节》、《永恒的蔚蓝》、《风吹过处》、《以生命的名义》、《共和国之恋》等6种,社科、经济、文化类著作〈思维洼地--一个文人官员的心路历程〉等6种。诗歌《以生命的名义》2003年月5由中国作家协会、中央电视台联合组织抗击非典大型专题诗歌晚会并制作成VCD在全国发行。近年来,丘树宏在工作之余集中精力从事政治抒情诗创作,除交响诗《珠海,珠海》之外,还有长诗《30年:变革大交响》以及最近在文艺报两个整版全文发表的1300多行长诗《共和国之恋--献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六十周年华诞》,都在诗界和社会上引起不小的反响。

    我与丘树宏认识多年,他在诗歌创作上,算是一个"老诗人"了,1980年起就在省级报刊发表作品,资历不浅。但他进步最快,成就最显著,作品影响最广的还是近几年。近几年来,他找准了自己的创作主攻方向:政治抒情诗创作,并且身体力行,努力笔耕,成果喜人。在这些成果面前,我从大吃一惊到有兴趣的是"丘树宏现象",简单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特色:

    一、确立了自我创作"定位"--一个文人官员的心路历程。在中国文坛和中国文学史上讲,官员写作其实是一个基本的创作主体。在古代,只有官员有文化权力,主流的文学样式,诗与散文,基本上都是官员们的"业余创作",从屈原到李白、杜甫,再到韩愈、柳宗元、苏轼……当然到了近代商业文明的发展,小说家戏剧家之流倒不尽是官员了。在今天的中国文坛,官员写作成了一个或明或暗的区域,有的是文人或作家从了政,写出来的依旧是文学作品;也有官员附庸风雅,写诗作文,混迹于文人行列。因此,或多或少,人们都回避"官员写作"这个身分。丘树宏却令我们刮目相看,他不仅大胆把自己的一本文集加了个副题"一个文人官员的心路历程",还把当了几年的组织部长给辞去了,高高兴兴地要求转任"宣传部长"。有人不理解,丘树宏自己却干得很欢、很开心。不管别人怎么讲,能明确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擅长写什么,丘树宏找准了自己的那块"园子",种自己的瓜菜,收获自己的果实,这其实是相当不简单的事情。因此,在创作中,他调动了自己的文学积累、政治修养、文化素质等诸多方面的所长,使其创作有了一个起点更高和比较宽广的平台。确实,近几年来,只要我们在网上搜索国家大事,几乎可以同时搜索到丘树宏的名字和他的诗歌作品。改革开放30周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自不必说,洪灾、"非典"、"神五"升空、取消农业税、冰灾、地震,都可以感受到丘树宏与祖国、与民族、与人民紧密相连的强烈而真情的心跳。

    二、找准自己钟爱和喜爱的诗歌样式,并为之鼓与呼。丘树宏是从农村最基层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的,也从一个最基层的文学爱好者,变成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无论"为官"、"为文",都殊不容易。起根发苗于基层,又得风气之先在珠三角,改革开放三十年中成为时代弄潮儿。这样的经历让丘树宏说起改革开放就像当年的"老八路"说起"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想叫他朦胧也难,想叫他不放声歌唱更难。多元化嘛,怎么就只准现代派晦涩,只准后朦胧口语,不准丘树宏这样的弄潮儿歌唱呢?道理摆在那儿,谁也不说,丘树宏把这理说了出来,他在一篇文章《30年:诗人们都到那里去了?》中大声疾呼:中国从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至今已经整整30年了。我们也知道,一直有极少数人反对改革开放,一直否定改革开放,但绝大多数人对改革开放是肯定、支持的,是拥护、赞成的。如果说,全国解放、结束殖民地半殖民地统治是中国的政治崛起",那么,30年改革开放则是中国的经济崛起",而且一直在通过经济崛起,让中国以及中国人民走向更高层面的"政治崛起"以至"文化崛起"。他还说:"30年,沧海桑田、翻天覆地,波澜壮阔、成就空前。当然,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个方面,30年的改革开放,同样存在不少问题,有些甚至是很大的问题。但是,她的成就,她的影响,她的功勋,是摆在世人面前确确凿凿的事实,有目共睹,无可争议。这种浩大而卓著的社会变革与进步,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甚至可能是空前绝后的。存在的问题与不足,完全可以而且应该毫不客气地指出来,可以不客气地批评,只有这样才会有警醒,才能有鞭策,才能明辨方向。但是,我们也必须有颂歌,这样才能有动力,才会有精神。" 也许这就是宣传部长的本色,给自己写歌颂性的政治抒情诗造舆论,当然也是自己给他自己加油打气。为什么这样说?我有个体会,在《诗刊》改革开放三十年征文中,一等奖作品《城市的和解》(组诗)作者写出了城市新的阶层与新的矛盾,但丘树宏有想法,认为灰了一些,不过,他并不反对别人这样写。他坦率表明自己看法,又尊重作者采用不同表现方法的创作,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旗帜鲜明,追求鲜明,也使丘树宏成为一个有鲜明特色的政治抒情诗人。

    三、为自己的作品创建出"丘树宏"特点,让政治抒情诗有更多的知音。丘树宏的选题大多是从他生活和经历中体验的产物,也就是说,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诗歌中的丘树宏,生命在改革前沿,每天在矛盾和事业发展的焦点上,这给了他许多创造的冲动与愿望。但毕竟有近三十多年的诗歌写作经验,他必须把一般的冲动与创作的激情区分。同时,他也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表现方式和作品样式。从他近期的作品看,我个人以为有三个显著的特色。一是追求诗意,让作品是诗,讲究意境营造。比方说《珠海,珠海》与他多年来的珠海工作经历和经验分不开,同时用交响诗的形式,又适合珠海这座美丽的滨海城市的风貌。二是追求朗诵性,诗要相对简单,明快,朗朗上口,并且选用的意象鲜明,追求"传统诗歌形式的回归",这些都因为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让诗歌更接近读者,接近听众,从而为诗歌重新赢得大众,开拓自己的道路。三是明确要表现时代的主旋律,成为时代合唱中的高声部,如《共和国之恋》这首有序诗、跋诗和十二个章节的长诗,气势宏大,视野广阔,诗意磅礴:"共和国之缘\是五千年朝代更替的终归一统,\是五千年文明从多源走向多元。\\共和国之源,\来自精美雄浑的青铜器,\来自意象丰盈的甲骨文;\来自百家争鸣至圣先师孔夫子,\来自四书五经四则运算《山海经》;\来自诸侯争霸山河悉归大秦,\来自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来自广筑驰道条条道路通咸阳,\来自秦砖汉瓦秦皇汉武筑长城;\来自长江黄河来自金灿灿的黄土地,\来自商鞅蔡伦来自张骞张衡司马迁。\\曾记得一千年俯瞰世界啊,\曾记得一千年世界领先!\共和国之源,\是一千年合合分分的纵横捭阖,\是一千年民族融通的盛世方圆……"这样的排对和对仗,这样的联想与跳跃,在回转起伏的旋律中,把读者和听众带进一个博大而深远的时空意境中。

    丘树宏的创作己经引起了诗坛广泛的注意和好评,当然就诗人远大的目标而言,就政治抒情诗创作众多名家的名篇经典已经达到的高度为超越者提出的难度而言,我和许多读者一样,对丘树宏今后的新作抱有更高的期望,我相信他会给我们更多的惊喜,使丘树宏现象增加更丰富的色彩。                     

    2009年9月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