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8日11℃东南风  搜 索
首页>>理论中山>>行走天下>>正文

段祥明:敦煌杏树

   
    跋涉几千里,我奔向敦煌。
    敦煌于我,是个极具诱惑力的地方。美丽的鸣沙山、神奇的月牙泉、斑斓的莫高窟,还有那浩浩黄沙、茫茫大漠,说说就兴奋,想想就沉迷。而我却一直无缘前往,只能通过图片、视频,聊解相思,但那感觉就如隔靴搔痒,总是不痛快。这次终逢机缘,我急急坐上开往西北的列车,去赶赴一场与敦煌的梦幻之约。
     坐了几千里的火车,又乘了百多里的汽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我首先去到了憧憬已久的莫高窟,莫高窟洞窟众多,佛像造型多样,颜色五彩斑斓,令人叹为观止。随后,我去到了月牙泉,月牙泉与鸣沙山实为一体,月牙泉依傍鸣沙山脚下,形如其名,泉清见底,游鱼可数,水草几丛,在四面黄沙中,月牙泉水不枯,沙不埋,的确够神奇。而鸣沙山只是一些连绵的沙丘而已,并无特别风光,据说沙能鸣,但我却未听到。
     参观完敦煌的几个著名景点,我觉得是不虚此行,但留给我深刻印象的,却不是它们,而是挺立在黄沙中的那些绿树。站立鸣沙山顶眺望,一条绿色长龙横亘在天地间,将滚滚黄沙和敦煌这个小城隔离开来。绿树们挡着风沙,保护着小城,宛如母亲护卫着婴儿,我体会到一种深深的震撼!
     在敦煌,水太珍贵了,土太稀有了,多的只是太阳炙烤,黄沙漫漫。和我山青水秀的家乡比较,敦煌太干旱了,太贫瘠了,能够在这样地方存在的生命,都是相当顽强和有韧性的。徘徊在在敦煌的绿树丛中,脚下是绵绵黄沙,头上是朵朵绿云,感觉真是太奇妙了。而就在这时,我惊奇的发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树木,它们除了绿色,还捧出了满树的果。这些果子如鸽蛋大小,青青的表皮,分明是杏子!那么这些树一定是杏树了!问及本地人,果真是!我的心感受到一种异常的激动。
     在我的家乡,杏树并不鲜见,在老家的禾场边,就长着两棵高大的杏树。因为土壤肥沃,雨水丰沛,家乡的房前屋后、山岭之上,长着各种的树木,春夏时节,满眼都是绿色,处处生机勃勃。仅拿果树来说,除了杏树,还有桃、李、梨、樱桃、葡萄等,这些还只是自家种的,至于山上的野果,则是不可胜数。杏树对我们来说,实在太过普通,平时我们基本不会去关注,只是到了每年杏子成熟时节,才会短暂的热闹一下。敦煌杏树与我家乡的杏树并无多少差异,结出的杏子样子也差不多,但站立在浩浩黄沙之中,却是如此的挺拔,如此的伟岸,如此的卓尔不凡!
     仰望敦煌杏树,我象仰望英雄。从一棵小苗长成大树,敦煌杏树该经历了怎样的艰辛,干旱、骄阳、大漠风沙,每一重考验都是那样的严峻,只要有稍微的脆弱,生命就会消亡。而敦煌杏树硬是闯过了一重重难以逾越的考验,不但没有消亡,相对别的绿树,更捧出了这满树累累的果,给人们带来别样的惊喜和情感体验。据说,为了生存,沙漠中植物的根须都扎得非常之深,我想,杏树也应如此。大漠风沙年年刮,敦煌杏树屹立不倒,离不开它们的根深脚稳,意志坚韧。
     因机缘不巧,我去敦煌时,杏子未熟,只青青的挂满枝头。我未能亲品敦煌杏子的滋味,留下些许遗憾,但我知道,它们的味道一定好极了,因为那是敦煌杏树用生命和意志孕出的珍果。我用心灵采摘了一颗敦煌杏子,深深珍藏,时时咀嚼。
     我为敦煌杏树深深折服,我想:树需要一种精气神,人更需要一种精气神!
 (作者单位:三角镇宣传文体服务中心)
下一条:最后记录